鄢陵拘桓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鄢陵拘桓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全文在线阅读>

鄢陵拘桓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_拼多多有限与无限的游戏

文/chaosTALK(chaosTALK)

第一句话,这是一篇关于拼多多未来“可能的”如何发展的畅想文,如果你关心的是今天的拼多多的话,可以不用看下去了,节约的是你的时间。

如果决定继续读下去的话,以下两段话很重要,请用心感知:

一个概念:《有限与无限的游戏》by James P.Carse

有限的游戏,其目的在于赢得胜利;无限的游戏,却旨在让游戏永远进行下去。有限的游戏在边界内玩,无限的游戏玩的就是边界。有限的游戏具有一个确定的开始和结束,拥有特定的赢家,规则的存在就是为了保证游戏会结束。无限的游戏既没有确定的开始和结束,也没有赢家,它的目的在于将更多的人带入到游戏本身中来,从而延续游戏。

一个畅想:Costco+Disney by黄峥

如果我们畅想未来,拼多多将成为一个网络虚拟空间和现实世界融合的“新空间”:如果以传统企业类比,这个“空间”应该是Costco和Disney的结合体,它不光提供超高的性价比,更将娱乐性融入每个环节。

既然要从个人的角度来表达我对拼多多未来可能要做的事情的看法,先说明一下自己与拼多多的关系,来明确一下作为作者的视角:我不是拼多多的用户,即使作为产品经理想要去体验一把流程,也因为强迫症而无法下手,真的是逛了好久也下不了手一单,只能看着同事帮忙还原产品流程。

本文不会讨论拼多多的用户特性和规模,不会讨论拼多多的商品真假和效能,不会讨论拼多多的市值高低和趋势,本文只会说拼多多让什么样的人用什么样的方式进行了什么样的行为。

如果我们拿今天来看的话,这句话也许可以描述为拼多多让三亿的中国人(人)用社交分享的方式(方式)购买了客单价很低的商品(行为)。

那我想要讨论的未来,无外乎这句话中的三个可能的变量了,什么人,什么方式,什么行为。

最近说拼多多的文章实在太多,感觉只要是个人就能说上两句(比如此刻的我),但是讨论的大都在于大众如何定义和是否理解这三亿人,和微信体系中一边求创新一边求生存的分享方式,和大家来拼夕夕比眼力的商品真假和山寨。

然后这些文章基本上是会先努力解决第三个变量,因为如果还是卖这样的商品的话,无论用什么方法卖给什么人,我的良心都会痛的,这不是我想要的畅想文。

但是如果第三个问题可以一步到位解决的话,这些文章就大多就不会存在了,拼多多也不是今天的拼多多了,那么在去往Costco和Disney的路上,即必须要开始一定的过渡阶段了。

假设,我说的是假设,拼多多解决了商品的问题,那么可以算是完成了部分Costco,可能会有大于三亿的用户通过不止社交的方式买到比现在好的商品,这是一个有限的局,不够好玩,我猜肯定不是黄峥想要的。

一个无限的局,至少要未来的我能够成为拼多多的用户(用户群体是动态变更增长的),至少要未来的我能够对可以消费的内容满意(行为对象是动态变更增长的),这才可能构成一个无限的局。

当我在做这些思考的时候,发现第二个变量在此刻变得非常重要,我觉得在此刻是不能变的,否则这就不是拼多多的未来了,是一家新公司可能的未来了。

无论是“拼”好货,还是“拼”多多,“拼”在今天是体现在通过社交关系的拼团砍价的行为上,但是我想说“拼”其实在描述的是一种“参与感”,一种个体行为会对彼此结果产生影响的方式,然后个体之间的联系是建立在既有的社交关系上。

突然觉得“拼多多”在名字上,已经比“拼好货”有大得大的大的未来了。

那么拼多多就要用好这份暂为定量的参与感,让方式两边的人和行为开始发生变化。

我来举几个例子(敲黑板,有点小重要):

小明的妈妈在拼多多上看到一个很划算的东西,然后把link分享到家族群,小明的阿姨看到后加入了拼团,小明自己对于这些东西是无感的,所以参与拼团是不可能的,但是偶尔帮忙砍个价还是算作一份家人的帮忙可以参与一下的。(这里小明的妈妈和阿姨是三亿分之二,小明是三亿之外,小明和妈妈还有阿姨都积累了大于一次的参与感,妈妈和阿姨收获了商品)

小明的妈妈在拼多多上又看到一个很划算的东西,但是不能通过拼团的方式购买,需要解开一个相关谜题完成购买,妈妈把link分享到家族群,并且特意@了小明帮忙解密,小明看了之后发现好像有点难度,随即把link分享到了自己的班级群,然后学霸小超超解出了谜题,同时把谜题结果分享到了自己的朋友圈。(这里小明的妈妈是三亿分之一,小明和小超超是三亿之外,小明和妈妈还有小超超都积累了大于一次的参与感,妈妈收获了商品,小超超收获了荣誉感)

小超超收到了一条拼多多的推送,只要解出一道新的更难的谜题,可以以超低价格买一件商品(这里的谜题和商品是经过个性化计算的),小超超觉得有点难,背后商品是什么在当时显得不那么重要,这个时候收到提示如果分享一个新的谜题给你的好友,如果他能够解开新的谜题,那么你和他可以都以更加低的价格或者免费获得这个商品,然后小超超开始思考应该要分享给谁,因为商品本身已经不那么重要。(这里小超超已经成为了新的三亿分之一,小超超和他的好友都积累了大于一次的参与感,小超超和他的好友都收获了商品,小超超的好友收获了荣誉感)

上面只是一个我畅想的例子(这里的谜题只是例子,请想想游戏,想想Disney),真实情况可能不一定会是这样,但是我想说的是,基于这样的可行性推导,我们是可以相信在通过社交方式建立的参与感是可以让拼多多在之后上一个新的台阶的,因为如果只是关注方式两边的人和行为的话,那么参与角色(无论是人还是行为)都是有限的,只有中间的方式能够自我更迭并且继续依仗社交方式提高效能的话,拼多多才有可能向Disney的方向发展,否则最多止步于Costco。

所以要完成黄峥对拼多多在空间上Costco+Disney的畅想,参与感是最重要的桥梁和催化剂。

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通过上面的三个例子表达了我想要表达的重点,如果没有完全get到的话,援引《有限与无限的游戏》第一章中的几句话来补充说明一下:

bu zhi dao zi ji shi fou yi jing tong guo shang mian di san ge li zi biao da le wo xiang yao biao da de zhong dian, ru guo mei you wan quan get dao de hua, yuan yin you xian yu wu xian de you xi di yi zhang zhong de ji ju hua lai bu chong shuo ming yi xia:

世界由比赛的界限精细划分,而世界上的人则以资格分类。

每一个拼团或者砍价的规则(比如人数和时间的限制)是拼多多现在有限游戏的界限,对现在可购买商品的需求和目标用户潜在的非目标用户的社交关系定义了现在拼多多有限游戏的参与资格。我畅想的拼多多未来的无限游戏在最外层是没有目前这层界限的,但是无限游戏中可以出现有限游戏,所以类似的规则还会局部(空间/时间)存在,同时参与者的其实源头不仅仅来源于现有用户,而是动态更迭的,背后参与的目的亦是如此。

无限游戏的参与者,如果他们参加就是自由参加;如果他们必须参加,就失去了参加的意义。

每一个拼团或者砍价的参与者,在拼多多现在的有限游戏中是基本明确的购买诉求和帮忙诉求的集合,在参加的过程中是部分自由的。我畅想的拼多多未来的无限游戏在参加者的诉求层面是绝对自由的,或者因为背后的诉求是动态变更不固定的,这样无限的丰富性保证了诉求的自由性。

无限游戏的过程中可以出现有限游戏,但无限游戏无法在有限游戏中进行。有限游戏无论输赢,在无限游戏参与者眼中都只是游戏过程中的瞬间。由于有限游戏的参与者以取胜为目标,因此参与者在游戏中的一举一动都是为了赢得游戏。不是为了取胜的举动,都不是游戏的一部分。

每一个拼团或者砍价的发起时间和结束时间定义拼多多现在的有限游戏中的起始,但是在这个有限局之前的用户路径和之后的用户路径是在那场无限局中的。我畅想的拼多多未来的无限游戏是没有全局的起始时间的,是没有输赢的,在参与其中的某一局有限游戏的时候,并不以那一局有限游戏的输赢为输赢,而只是因为想要参与而参与而已,输赢只是有限局的附带客观结果,不影响无限游戏的起始和输赢。

能够在我如此拗口的文字表述下看到这里的都是真爱了,希望这篇文章可以带给你一些新的视角,至少我主观的觉得这篇文章在今天所有评价拼多多的文章里算是客观的了,因为没有情感,因为都是废话。拼多多的吸引眼球是因为他曝光了很多问题,但是这些问题不会因为没有拼多多而不存在,这个世界还是这样运转,因为有利可图,拼多多的整体曝光你可以说是让中国社会倒退了二十年,毕竟滋养和助长了这些黑心商家,但是如果这个社会问题能够通过拼多多的整体曝光从而得到治理,那么这样的曝光是否对中国社会有帮助呢,无论是小商家还是大平台,只要是黑心的收益就应该受到谴责,而把假货移除并且“合理”分发“山寨”是部分fulfill社会价值的,这也是Disney之前Costco要走的路。

当前文章:http://www.80dbps.com/7iz2ay/386554-1083562-33400.html

发布时间:03:59:19

kj138本港台现场报码??平特一肖??www.29864.com??正版铁算盘??正版挂牌??本港台同步报码室??香港挂牌全篇最完整篇??kj888开奖结果直播??红姐心水论坛799444??王者心水论坛??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